政府“劝架”无果 雷士万州工厂停产日损失200万_2

作者: admin 分类: 汽车 发布时间: 2019-06-13 14:09

  王冬雷与吴长江的权斗,在北京和重庆你来我往的口水战中愈加扑朔迷离;王冬雷对万州、惠州工厂的强制接管,则属于此次双方明争背后的暗斗。

  8月8日武力接管一役之后,王冬雷成功控制雷士惠州工厂,而万州工厂则还在吴长江掌控中。

  然而,在双方争斗背后,最受伤的无疑是雷士照明。昨日(8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雷士万州工厂看到,厂区内已无生产迹象,该厂原高管与王冬雷下属正在当地政府协调下展开谈判。

  据了解,该厂为雷士照明全国的四大生产基地之一,年产值上亿元。该工厂一位中层向记者透露,8月8日傍晚,德豪方面请锁匠开门夺走公章,此后工厂的银行账户也被人用公章发函冻结,工厂停产一天,损失产值约200万元。

  被王冬雷一纸通知免职的万州厂首席执行官张保宇对记者表示,我们几位高管不认可王冬雷无理的免职辞退通知。

  据了解,在谈判中,当地政府提出的双方共管建议,张保宇没有接受。

  德豪找锁匠开门取公章?

  8月12日中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抵达距离重庆4个小时车程的雷士万州工厂。虽然8月8日的强制接管事件已过去几日,但该工厂仍然戒备森严。

  在厂区外的马路上,一辆警车就停在门口,而并不繁华的路边停着十几辆汽车。该厂一位工作多年的中层管理人员杨梅(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那些车就是他们(德豪)的。

  杨梅回忆道,几乎与王冬雷带人在重庆雷士总部上演全武行的同时,多辆挂着广东珠海牌照的车停在了雷士万州工厂门外。当时上百人将工厂大门强行打开,后来还在厂区内到处张贴免职辞退几位高管的公告。

  此外,记者获得的一份万州工厂向警方提交的报案材料显示,8月11日星期一,该厂行政部门和财务部门上班时发现公司公章、营业执照等遗失,此前都是被锁在文件柜中。

  张保宇向记者表示,8月8日晚上9时左右,德豪方面找了专业的开锁匠,把几个办公室的门都打开查找资料,最后拿走了公章等,期间还控制了该厂一位安保人员。张保宇称,报案后警方立案调查,也对锁匠等人做了笔录,但事件此后没有了进展。不过张保宇这一说法,记者未能从德豪方面得到证实。

  据张保宇介绍,8月11日中午,其接到银行通知,有人持盖有公章的公函冻结了该厂两个银行账户。该工厂一位财务人员对记者表示,给工人发工资等需要资金周转,没有了资金账户就没办法大规模生产,按照此前的规模计算,工厂一天损失的产值达200万元。

  双方互不让步万州厂复产难

  当地政府介入后,雷士万州工厂的情况开始变得微妙起来。王冬雷方面控制了该厂的公章证照等物品,吴长江方面则仍掌握着工厂的实际控制权。

  虽然德豪方面已经公布了对雷士万州工厂4位高管的免职和辞退通知,并任命了新的高管团队。但张保宇认为,免职辞退程序不合规,而且免职也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没有提前告知,几位高管不认可。

  8月12日下午4时左右,当地政府及当事双方高管的谈判结束。虽然8月11日谈判就已开始,但并没有实质进展。

  另一方面,雷士万州工厂从8月8日下午开始停产数日。雷士万州工厂自2009年3月开业,占地500多亩,目前拥有2300多名员工,是西部最大的照明产品生产基地之一。

  雷士万州工厂作为当地纳税大户,尽快复产显然是政府的期盼。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政府在谈判中提出了双方共管建议,而张保宇并没有接受。杨梅则对记者直言,一山不容二虎,不可能实现共管。

  据了解,在谈判过程中,张保宇时常与下属和律师商议,同时也保持着和吴长江的通话,谈判诉求也最终确定下来。张保宇提出,作为二级公司,其直接向吴长江等管理层负责,在雷士照明董事会罢免吴长江CEO职务的合法裁定出来之前,万州工厂要恢复原来的状态,但这显然没有得到王冬雷方面的认可。

  张保宇向记者表示,罢免合法性已经在香港方面进行法律裁定,裁定有结果后,我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由此来看,双方互不让步的争执,在事件平息之前,雷士万州工厂想要复产越发艰难。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