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资金养老中心:我们没法赚快钱 正借多元化扭亏-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4-27 16:51

无法盈利和缺乏完善的商业模式,或许才是社会资本不愿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最重要原因。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吴瞬

每经记者 吴瞬

作为养老机构来说,第一是赚钱的速度非常慢,想赚快钱肯定是不行的。深圳市华龄老年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华龄老年)总干事夏维德坦言。

与深圳绝大多数老人服务中心都由政府提供用房或资金不同,华龄老年全部由社会资本投资和运营。夏维德认为,不管什么产业和项目,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据悉,华龄老年也在通过社区居家养老的方式,试图探索出一条路来。

公立养老机构床位之困

中国的老龄化趋势如何?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据中国造纸协会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数据,2014年成人失禁用品的消费量为24.7亿片,比上年增长44.4%;另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14年到2016年,国内婴儿纸尿裤市场年均增长率才11%~13%。

近年来,公立养老机构一床难求的尴尬在一些地区出现即使是在人群结构相对年轻化的深圳,也面临着这个难题。

此前的2011年,民政部发布《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十二五规划》,即9073的养老引导方针:90%的老年人在社会化服务协助下通过家庭照料养老,7%的老年人通过购买社区照顾服务养老,3%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

这意味着,实际上大部分的老人采取的养老模式应是就近居家养老。夏维德判断,今后在这一块无论是机构养老,还是社区养老,最终的基础都是家庭养老。

据《深圳特区报》报道,深圳市2015年度绩效审计发现,深圳市每千名户籍老年人拥有养老机构床位数为33张,与十二五规划提出的40张的标准仍有差距,床位缺口6358张。公办养老机构更是一床难求。其中,最火爆的要数罗湖和南山两区,轮候的老人总数达3813人。

很多老人说,自己怕几年也排不上。深圳市审计发现的另一个问题是,深圳市公办养老机构未充分发挥托底作用,深圳市床位最热的罗湖和福田两个福利中心,33%入住的却是能够自理的老人。

对此情况,深圳市罗湖区社会福利中心一工作人员解释说:如果需要照顾的,床位就十分紧张,如果自理的床位就会宽松一点。床位排很久是因为2014年之前我们有一栋大楼是新开的,这栋楼还没建起之前就已经排了很多人有些老人会说自己已经排了七八年,正是因为2007、2008年我们这栋大楼还没建,他们就已经在排队了,那肯定是没有床位。建好之后,我们陆续通知了该入住的部分老人,(他们)都已经全部入住了。据介绍,目前,该中心有3000多位老人在排队,虽然养老床位在有了新建大后大幅提升,但目前基本也住满了。

养老机构想赚快钱肯定不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华龄老年看到,该中心有众多的培训室,包括乐器、电脑、看书等。夏维德表示,华龄老年正在通过老年大学、培训班、社区配餐、智慧养老等多个方式搭建起社区养老平台。通过这些多元化服务,而非简单地依靠三费(餐饮费、护理费和床位费),预计今年将实现盈亏平衡。

但实际上,目前多数养老机构均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状态。和君健康养老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前的养老市场几乎处在混沌状态,大量的探索和尝试集中在产业链下游的养老服务端。2015年初的数字显示,单纯做养老服务是不赚钱的,40%的机构是不盈利的,只有9%是盈利的,其中78%的机构盈利率是5%,非常微利。

而无法盈利和缺乏完善的商业模式,或许才是社会资本不愿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最重要原因。

夏维德并不否认这一现实,养老机构财务数据应该很难看,这是肯定的。作为养老机构来说,第一是赚钱的速度非常慢,想赚快钱肯定是不行的,第二收益和利润非常低,前期主要靠政府的补贴、扶持以及社会的关注才有可能往下一个阶段发展。夏维德表示,不管什么产业和项目,不盈利是没办法生存的,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生存问题,像我们现在只有在逐步解决生存问题,才会往相关领域的上下游进行发展。

目前,华龄老年正试图借助社区养老搭建起一个智慧养老平台,借此解决未来的盈利问题。居家养老的核心是需要专业的机构和人员来提供专业的居家养老服务,夏维德介绍,他们目前可以提供专业护理、送餐、家政、钟点服务、维修维护、预约挂号、陪护等多种服务。

夏维德表示,华龄老年正跟三家公司合作,一家是做医药的,一家是做智能穿戴设备的,而另外一家则是负责互联网平台开发:为老人提供一些智能化的服务。我们有一个居家养老的管理服务平台,同时设置了中心服务点和几十个社区的小服务站,老人把智能设备戴在手上,第一可以监测心率以及生命体征监测;第二可以提供紧急呼援和一键服务,谁的身体好与不好我们通过设备内进行监测,这个设备直接通过数据连到互联网平台,可以定期做健康评估和预警;另外一块就是说老人在家里不想动,你只需要按一个服务键,工作人员就会直接过去提供服务。

中国老龄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邓春阳对此则认为,适合大多数人的中端养老机构的利润同样可观,但关键是要善于发掘,而不仅仅是着眼于简单的餐饮费、护理费和床位费等收入。

新闻链接:《一位老人收费可上百万 可养老服务运营公司仍在亏损》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