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重组指导意见发布 明确央企如何做加减法-e房网

作者: admin 分类: 一些分享 发布时间: 2019-04-08 15:46
核心提示:7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总结了去年以来南北车合并、五矿中冶重组等央企重组的经验。

  在推动武钢宝钢合并,并完成多对巨头型央企的重组之后,央企重组终于迎来了一份方向性的指导意见。

  7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总结了去年以来南北车合并、五矿中冶重组等央企重组的经验,也指出了央企结构调整与重组的*工作:巩固加强一批,创新发展一批,重组整合一批,清理退出一批。

  与此前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三个一批的提法相比,《指导意见》中增加了巩固加强一批,强调央企结构调整与重组,要巩固安全保障功能。

  对此,中国企业研究院*研究员李锦表示,巩固加强一批的说法实际上进一步肯定了国有企业的地位和作用。李锦说,四个一批表明央企重组在不同阶段、不同情况下要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有的要强,有的要去产能。

  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央企重组将呈现更加分化的态势:优势、*领域将进一步强化国有资本的控股地位,一些产能过剩的行业将进一步重组整合或清理退出。

  国资研究专家、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认为,过去基本每一家央企都觉得自己属于巩固加强一批的范畴,导致客观上存在一定的国进民退现象。此次四个一批的表述强调了央企改革分类推进的思路,进一步确定了央企重组的重要原则: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一原则在《指导意见》中也体现得较为明显: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国家重大专项任务的*企业,《指导意见》要求保证国有资本投入,保持国有资本控股地位,支持非国有资本参股。

  而对于重要基础设施、枢纽和战略物资储备领域,石油、电网等特殊产业,涉及国家安全和机密的重要行业,《指导意见》要求实行国有独资或控股,或者*控股。

  重要的不是谁属于巩固加强一批,而是谁没在这一批里面,这相当于把一条红线画出来,覆盖到所有央企,明确哪些要进哪些要退。祝波善说。

  在他看来,需要重组整合或清理退出的一批央企在很大程度上是产能过剩,不具有竞争优势的,扭亏无望,需要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的。他提醒,虽然去年开始*就提出了去产能的任务,但很多地区和领域效果并不好,只有在一些领域有选择地退出,才能真正巩固加强一批央企。

  值得注意的是,《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企业目前存在的诸多问题:产业分布过广、企业层级过多等结构性问题仍然较为突出,资源配置效率亟待提高、企业创新能力亟待增强。

  对于央企产业分布过广、企业层级过多的问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中国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戚聿东感触颇深。

  根据国资委公开数据,他分析发现,截至2013年年底,以法人单位计算,国有企业几乎遍布三大产业的全部行业,39个工业大类无所不包;规模较小的小型、微型国企占国有企业总数的76%;国有法人单位中有35.8%左右处于亏损状态,而这些亏损的国有法人单位的从业人员仅占全部国企从业人员的28.5%。

  国有企业应该抓大放小,如果大多数是小型国企是不对的,这跟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战略是违背的。戚聿东提醒,这类层级多、产业线过广的央企应该是重组整合的*对象,而经营不善、亏损严重的国企也应当是清理退出的重要方向。

  在李锦看来,《指导意见》所提出的央企结构性问题点明了当下央企重组的两大焦点:多元化经营后业务线太宽、主业不突出的宽度问题,以及央企儿孙满堂所带来的层级过多、机构臃肿的长度问题。

  什么都做,枝枝杈杈太多,树干就长不大,必须剪掉一些枝杈才能做大做强。央企的子公司孙公司太多了,*多的有9代,线拉得太长,要去掉一些不必要的层级。李锦说。

  针对央企的宽度和长度问题,《指导意见》也提出了解决办法:搭建调整重组平台,搭建科技创新平台,搭建国际化经营平台。

  祝波善注意到,搭建科技创新平台和国际化经营平台的提法在过去的政策上很少出现,而这两个平台分别对应的是产业转型升级和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而搭建调整重组平台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改革一脉相承,但实际效果令人担忧,因为目前已有的一些试点也是形似神不似。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中国国新、诚通集团、中煤集团、神华集团等出资组建的*企业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即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运行。这也是继诚通集团、中国国新之后的第三个具有代表性的平台公司。

  虽然《指导意见》提出了解决办法,央企煤炭资产平台也成立了,但搭建平台后能发挥怎样的效果仍引人担忧。

  祝波善表示,搭建平台但效果不好的案例并不是没有,这是因为过去的改革总是在边边角角绕,但没有真正进入到产业业务人员的重组。要搭建并发挥好平台的效果,就需要政府主管部门给与平台公司必要的权力和责任。

  戚聿东说,对于搭建央企资产平台公司的做法,理论界也有一定担忧:几家平台能不能覆盖央企的全部种类和行业?这会不会在央企之上又形成一个新的层级?平台和央企之间的关系应当如何处理?

  戚聿东建议,搭建央企平台应当首先在顶层战略层面区分定位,界定央企与平台、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关系,否则平台的身份将会很尴尬。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