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未来云制造:i5智能机床背后的故事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05-23 11:47

  在关锡友的计划里通过i5云制造平台可以整合社会闲置制造资源不求全民所有,但为全民所用沈阳机床正在打开一扇工业阿里巴巴的大门。推开它沈阳机床可以完成由制造商

  向服务商的转型新的盈利模式将层出不穷。

  如果告诉你这样一个事实:在国外,一台智能机床,需要一名技工经过数年专业的培训和半年以上的实际操作,才能做到熟练掌握其工作流程。但现在,在中国上海,沈阳机床上海研究院里,有这样一台智能机床:即便叫来一名稍微具备机床操作基础知识的技工,只需对其进行半天或者一天的培训,他就可以熟练操作该设备,甚至还可以按照每个用户的独特加工需求而实现私人定制。除此之外,用户还可以通过移动电话或电脑,只需要轻点指尖,即可实现对千里之外的智能机床下达各项指令。

  你,会不会感到很惊讶?

  这台神奇的智能机床,名字叫i5。

  当德国电工委员会主席RolandBent看到i5的操作流程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不可思议。因为,德国2013年提出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工业4.0战略,以期在制造领域将资源、信息、物品和人实现互联,构建高度灵活的个性化和数字化的智能制造模式。没想到,短短一年多后,在中国的沈阳机床就已经看到了中国工业4.0的现实样本。

  而做到这一切的,却不过是原同济大学一位叫朱志浩的老师,和他带领的一群离开校园没多久的毛头小伙子。

  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决心攻占数控系统这座山头?又是通过哪些方法,让他们完成了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的智能化升级呢?这些科技极客后面,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一定要拿下数控系统的山头

  上海市杨浦区翔殷路128号,上海理工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沈阳机床(集团)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研究院)就坐落于此。

  清晨9点,在台风灿鸿抵达之前,上海的天气温润凉爽,年轻人陆续来上班。

  原本以为研发如此高精尖产品的奇才,应该是一些研究数控系统多年的资深专家,但是我们眼中所见却恰好相反。我们整个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7岁,算是比较年轻的。面对《中外管理》的疑问,上海研究院副总经理黄云鹰给出了解答。

  跟黄云鹰一样,这些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从来都不曾想到,让他们如今共事的理由,源于多年前国家领导人对沈阳机床的一次视察。

  根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消息显示:早在2006年7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先后到大连、丹东、沈阳、抚顺等地,就推进企业自主创新进行了调研。其中,李长春对辽宁发展装备制造业、尤其是在机床产业方面率先实现突破并寄予厚望。在黄云鹰的印象里,据关总(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关锡友)说,正是这一次考察,国家领导人提出沈阳机床要重点攻克数控系统的要求。

  这,成为了i5诞生的一个重要源动力。

  2007年,关锡友找到了当年同济大学的校友朱志浩教授。还没等关锡友将这一想法说完,朱志浩就连连摇头。因为,要攻下数控系统的山头无比艰难。

  事实确实如此。虽然我们如今看到的i5是一个简洁高效的操作系统,但是其背后的数控系统底层技术,更像一个深不可测的黑匣子,包含着电子、计算机软件、伺服驱动等一系列运动控制技术。尽管运动控制理论及公式书本上都有,但一碰实际操作就水土不服。多年来,已经有无数人在这个领域铩羽而归。遑论还有人才、资金的压力。

  然而,这不是做不做的问题。如果不做,中国机床行业没有核心技术就没有出路,你放心去做,我牵头,有风险我埋单!关锡友的坚定给了朱志浩信心,也让他下定决心继续向着拿出中国自己的数控系统的梦想前行。

  事实上,关锡友的坚定有他自己的理由。中国机床行业的生存现状虽然尚且说得过去,但是,数控系统和关键部件等核心技术的落后,使中国机床业一直干着卖苦力的事。几千家机床企业的利润不如日本发那科(FANUC,专业数控系统生产制造商)一家,90%以上的技术附加值被国外拿走。

  关锡友知道,没有中国心的组装业态支撑不了整个机床行业的长久发展。所谓创新,是被现实逼迫的。

  奇葩挑战家长式管理

  完全开放的办公环境,办公室玻璃上的各种充满个性的涂鸦、手绘标语如果忽略搁置在门口玻璃罩内的一系列机械摆件,和办公区域内偶遇的测试产品,很少有人会相信,这是一家传统制造企业的研发部,反而会觉得像是一家新兴的互联网公司。

  这就是上海研究院内部的样子。

  和董事长关锡友谈话后不久,朱志浩便紧锣密鼓地展开行动。这时候,他利用自己教师身份的优势,从自己的学生当中找到几个人,形成了最初的研发团队。

  他选人的原则是:第一,专业需求一致;第二,为人正直,愿意去学习。除此之外,一定要是拥有共同语言和思维方式的人。因为便于快速形成自己的文化,大家不需要解释太多,就明白彼此在说什么,这样可以提升效率。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在上海研究院里,所有研发人员以项目为聚合,人人具有平等发言权,除了朱志浩的老师身份以外,没有上下级,没有条条框框,甚至他们也极少开会。尽管目前朱志浩的头衔是:沈阳机床总系统师。但是,这种无为的管理氛围,恰好适合这些纯粹的研发极客们发挥创意。

  然而,这条路走得远比想象中漫长。从2007年上海研究院成立,到2012年i5智能系统实现核心技术突破,2013年推出第一款i5产品。整整5年时间,耗资11.5亿元。

  这中间的艰辛和漫长恐怕只有研发人员感触最深。每天就是运算、实验、测试。黄云鹰说,其实现实中并没有多少精彩的故事,而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重复、试错、再修正,大家每天一钻进实验室就是8个小时,甚至十多个小时。

  这些年轻人只是埋头做研发,间或听闻关总(关锡友)和朱老师(朱志浩)帮着他们扛了很多压力,但是并不知道压力背后还有更多的波折。

  而关锡友很清楚,既然下定决心要做成,就得持续不断地投入,尽管这有可能是无底洞。现在关锡友可以语气镇定地说:做这个东西不能按份量称,也不能用尺子量,啥也看不着。只能等着最后出结果。

  但是,在研究院成立的前两年里,大老板关锡友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我长时间给他们拨钱,但我不敢去!因为大家都拿我当领导,万一我指挥错了怎么办?所以,干脆让他们心无旁鹜地去做。关锡友说。

  但创新的阻力来自方方面面,甚至有时来自于责任心。有一次,关锡友给上海研究院下拨几百万,刚转过一个月,朱志浩又向关锡友要求拨经费。关锡友大为诧异。细一追问才获知,原来上海研究院漫无目的地折腾,迟迟不出成果,让总部高管们很是担忧。因此一位副总很负责任地把刚拨下去的款硬是给要了回来!

  而更早之前,由于沈阳机床国企的办事流程缘故,员工工资必须延迟发放,为了不影响研发人员的热情,朱志浩还从自己朋友处借了几十万元给研发人员发工资。

  在朱志浩的眼里,自己就是这些孩子们的保姆,他要做的就是提供一个纯粹、宽容、信任的办公氛围给他们。借钱发薪只是一件小事,背后体现的是他对员工的承诺。任何事情只要承诺员工,不管是什么原因,就得兑现,我作为这个负责人,必须要对下属有担当和责任。作为上海研究院院长,朱志浩认为这些都是他该做的。

  更大的压力来自市场

  5年时间,1917个大小版本的修正更新,累计了1032条测试用例。

  这是上海研发团队这些年走过的路。没有任何外援,也没有任何参考案例,其间,错误、失败如影随形。终于,在2010年9月,当伺服项目部的夏斌按照自己的算法成功地驱动电机运转之后,一切终于开始变得没那么难了。

  就是那样算出来的啊!如今再追问夏斌当初是如何做到的,他腼腆地笑着,依旧说不清楚。只是黄云鹰还记得,当他们一起为夏斌欢庆胜利时,实验室里堆的是数不清的烟头。

  做技术的人就是这样,不擅长说,但他们简单、质朴、纯粹,只会埋头做自己的事。朱志浩很喜欢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这些研发奇才,他也在努力通过各种途径保持他们的纯粹与研发热情。

  而这种钻研技术的气氛,甚至一度让关锡友完全放手不去过问。直到后来有一次,他去上海研究院,看到这些年轻人的拼命工作状态,作为老板的自己都感动不已。

  尽管,这些研发人员被视为奇葩,但在关锡友眼里是拿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宝贵资源。

  除此之外,对于这些年轻人的成长,在朱志浩看来,找到他们的兴趣点比什么都重要。因为每个员工都有自己的诉求和特质,帮助他们找到自己适合做什么非常重要。

  为此,朱志浩采用各种不同手段来对待员工,有些人我经常骂,其实目的就是为了激励他一下。有的人我却从来没骂过,因为这和每个人的性格有关。我觉得我们这里有家长制的传统文化,其实骂不等于看不上他,只是换一种方式激励他。朱志浩的家长制作风自有其优势,迄今为止大家对他的称呼都是朱老师,很多人怕他,但是不得不依赖他,而他,也努力践行着作为家长对子女的守护和承诺。

  但是眼下,朱志浩这个保姆兼家长又遇到了新的压力这个压力来自市场。

  2013年,i5第一台机床正式面世。2014年2月,i5开始接订单,接受市场考验。截至2014年底,仅i5一个系列的机床订单数量就近2000套,重复购买率高达60%,创造了机床新品牌推广的良好记录。但是最终,上海研究院最终交付用户的只有800套,原因是人手不够,产品供不上。

  产品真正进入市场化阶段以后,市场是不等你的,一旦你跨出去了,你就不能再躲闪。朱志浩说,2013年之前,我只要聚焦项目进程,以及把我的一些经验灌输给团队,但是现在,原来的事情还要继续,同时还要应对来自市场端的挑战,还要想着进行一个一个新业务的细分,并把它们培育起来。

  这个时候,朱志浩已然感觉到:麻烦真的来了。

  而之前一直焦虑i5能否顺利面世的关锡友现在不焦虑了,他开始着急。因为在他的战略规划中,通过i5云制造平台,可以整合社会闲置制造资源,不求全民所有,但为全民所用,沈阳机床正在打开一扇工业阿里巴巴的大门。推开它,沈阳机床可以完成由制造商向服务商的转型,新的盈利模式将层出不穷!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